山西汾阳文博中心

文博中心的建设是城市的重大文化事件,更是城市文化复兴的历史契机。随着中国越发坚定践行文化自信,我们在重大城市文化建筑的设计过程中,应当从一味求新求异和简单复原历史的二元两极的设计惯性思维中走出来,勇敢走出一条符合当地文化内涵的道路。因为只有这样的建筑才能有足够的能量去和时间对话,才能拥抱文化复兴的历史机遇。汾阳文博中心的营建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开展的一次文化意义上真正的自觉、自醒、自信的设计探索。

卓越的自然禀赋和深厚的历史文脉共同孕育汾阳的灿烂文化。明 《汾州府志》曾记录到,”左带汾河,右阻金锁,前控离石,背倚汤泉。美哉,山河之固。”汾阳的壮美河山是其独一无二的自然禀赋,所谓“吕梁苍苍、汾水激荡 ”,极其形象地描绘这广阔天地之下的山河情怀。著名汾阳籍导演贾樟柯在汾阳当地所摄电影亦名为《山河故人》,以“山河”指代“汾阳”,汾阳人民对故乡大地山河之念由此可见一斑。

历史上,汾阳是罕见的“五座连城”,又称“四关城”、“莲花城”。其由主城和东西南北四关城拱卫而成。同时,汾阳历来被称作“四阳城”,因四面皆可有阳光得名。与中国古代城池以正北正南为上不同,汾阳古城依地势而营造,其建制与子午线成约33度夹角,采光非常好。汾阳老城区至今仍保留了较为完整的旧城肌理,纵横交通。建筑布局按各进院落依次展开,屋顶错落有致,层层叠叠,彰显了汾阳城显赫一时的历史痕迹。

所以在汾阳文博中心设计之中,我们将汾阳当地自然禀赋与历史文脉进行研究提炼,并以之作为本次设计的核心理念。文博中心的项目位于汾阳学院路与禹门河的交叉点附近。文博中心建成后会成为城市的北门户地标建筑,极大提升汾阳城市形象。项目用地面积约为60亩,北临滨河大道,南侧、西侧均有规划城市道路,北侧、东侧与道路之间均有绿化隔离带。场地具有良好的景观条件,尤其是北侧,近观禹门河,远眺子夏山,山河之美尽收眼底。

文博中心由两大主体建筑汾阳大剧院与汾阳博物馆共同组成。两者左右分置,大剧院位于西侧,博物馆位于东侧,西高东低。两者合用中央广场,各自入口隐于中央广场之内。这使得作为建筑主要形象面的北立面保证了完整的浪漫艺术形象,同时也利于引入人流,活跃中心广场,打造南北城市道路和通往河流的景观通廊,进而形成具有活力的城市文化广场。

场地主入口位于北侧道路,南侧为辅助入口。主广场从南北两侧道路逐渐升起1.5米,使得视线通而不透,强调入口广场的场所感。北广场向南逐渐升起,与建筑屋顶融为一体,视线延向无垠的天空。广场上有杏树林,从中央向两侧逐渐稀疏。广场可供游客或登高望远,或嬉戏游玩,为城市提供了可以承载重大城市公共事件和市民休闲活动的场所。同时整体造型由大小不一的方块组成,态势南高北低,屋顶错落有致。一天之中,随着阳光变换,体块屋顶折射天光,各立面表情各异,体现了四阳城独特的光影魅力。这样的造型不仅为建筑增加了更多的观景界面,同时使得更多阳光照射到建筑立面和广场上。避免了北立面及广场过多的阴影带来的压抑感受,结合反射的立面材料,形成变幻丰富的光影效果。在平面功能组织上,我们将汾阳古城的城市肌理与建筑功能进行叠合,形成尺度不同的街巷与院落空间。博物馆围绕“虚空间”--中心院落展开,逆时针的观览流线与坡道设计,再现了文峰塔的攀登体验。大剧院围绕“实空间”—观众厅展开,大小剧场各得其所。

远观建筑,有一览山河奔腾带来的天地壮美之感;近游其中,又有屋顶层叠,街巷交通的旧城记忆中的细腻情怀。文博中心的建筑设计,既扎根于山西悠久建筑文化与深厚的历史文脉,又展示了山河情怀与浪漫田园的美好景象。我们期待用这样的设计,去探索汾阳地域文化在当今时代背景下的表达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