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厂四条三十六号院

草厂四条36号院虽然已经是人去屋空,老建筑也已破损严重。但是老旧木屋架和门窗虽不足以称之为极有价值,但建筑的原真状态依稀可见。破旧的古建筑木构反映着社会的变迁,是活着的历史信息载体,有可能比富丽堂皇的新建筑更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因为它真实的历史演变过程,能唤起人们物哀之情。于是这个院子的木构部分被完整地保留下来,顶部采用聚碳酸酯板覆盖,其通透性突出了老房子极具结构性的梁架和檩椽。

现状老建筑的破损程度已经无法保证现代使用的空间需求,避免被完全拆除的命运,相对理想的方法是不再让老建筑直接承载新的功能,而成为一处记录历史的“藏品”。因此,在其内部新建玻璃房子作为使用空间,在不破坏和不接触老建筑的前提下,玻璃盒子尽可能获得最大的体量。阳光透过老建筑极具结构美感的梁架和檩椽洒进玻璃房内,使玻璃房子内部形成丰富的光影变化,创造一个在蓝天白云下的诗意空间。同时,人们也能够随时透过玻璃房子,全方位地观赏传统建筑美妙的建造逻辑,不断加深对中国建筑审美价值的理解。